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政务资讯 > 专题专栏 > 党史学习教育 > 赣北红色记忆

10集文史纪录《赣北红色记忆》 碧血红刃(下)

发布时间:2021-06-30 12:32:44 文章来源:     作者:
【字体: 打印

10集文史纪录《赣北红色记忆》

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 碧血红刃(下)



长期在敌人眼皮底下工作,冯任养成了严谨精细的作风和机智勇敢的革命胆略。


192910月,冯任以省委巡视员的身份,赴赣南巡视。在此期间,党组织遭受了严重破坏,冯任在赣州无法找到红四军前委和赣南特委,只好带着家眷坐船沿赣江返回南昌。

途经吉安时,远远地只见码头上国民党军警荷枪实弹、戒备森严,凭着多年的经验,冯任判断城内一定出了状况。为了弄清情况,冯任带着妻子和女儿,冒险下了船。

刚进入城内,就迎面碰上他以前的房东正带着国民党特务满街抓人。房东冲上来一把揪住冯任,“就是他!就是他!”急于讨赏钱的房东,大声叫了起来,四周的特务立刻围了上来。这时,冯任临危不惧、镇定自如,机智地说:“你认错人了吧,我从未见过你。”

房东被冯任威严的气度所震慑,一时竟忘记了冯任的姓名。尽管如此,特务还是对冯任夫妇进行了严密的搜查,但是一无所获,只能把他们放了。然而,特务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省委要求冯任亲手交给毛泽东、朱德的那封《中共中央给红军第四军前委的指示信》正藏在冯任不满两岁的女儿的尿片里。指示信的内容涉及一些重要机密,一旦落入敌手,后果不堪设想。

192912月下旬,冯任赴上海向中央汇报江西省委和部分下属组织被严重破坏情况,等待中央的安排。中央认为冯任立场坚定、头脑清醒、有能力、有地下工作经验,可以委以重任。决定调任湖北省委常委、宣传部长兼农委书记,以加强湖北省委的力量。

1930年,大革命失败后的武汉成为全国白色恐怖最严重的城市。一艘由上海开往武汉的轮船缓缓停靠岸边,从船上走下了一位记者打扮的青年男子,他就是化名王亦吾的冯任。


受党中央委派,冯任以上海太平洋震旦通讯社驻武汉记者的公开身份来到武汉,担任湖北省委常委、宣传部长兼农委书记,协助湖北省委书记毛春芳开展工作。冯任到职后,中央撤销临时省委,恢复湖北省委,并明文规定冯任协助毛春芳主持省委工作,毛春芳被捕牺牲后,冯任代理湖北省委书记。

l9304l5日,中共湖北省第四次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。大会由任弼时主持,李立三代表中央作政治报告,冯任代表湖北省委作工作报告,任弼时作政治报告小结。大会在李立三的压力下,通过了贯彻立三路线的政治决议案,改组湖北省委,任弼时为省委书记,冯任为常委兼秘书长,协助任弼时主持省委工作。

1930617日上午,冯任来到位于汉口的湖北省委接头地点碧云里12号,想要传达省委指示、部署工作。然而,由于叛徒出卖,这里已经暴露了。

一个特务头目问叛徒:“你认识他吗?”

叛徒当场指认:“他叫王亦吾,是个重要分子。”

特务从冯任身上搜出了湖北省委两份文件、一份《红旗》党刊和300元钱,冯任被捕。

敌人抓到冯任后,如获至宝,进行了反复的、惨无人道的严刑审讯,并扬言:家属只要千元作保,即可获释出狱。冯任熟知敌人的凶险狡诈,任凭敌人疯狂折磨,始终咬定自己是共产党员,是从上海来的交通员,其他什么也不知道。

在他牺牲前的判决书上,敌人宣布的所谓“罪状”,不过是这么几句话:“迭经审讯,据王亦吾供称担任交通工作,传达重要文件,实行拥护红军、煽惑国军组织兵士总合暴动”。

国民党当局无法从这个坚强的共产党人口中获得半点所需要的东西。在《武汉警备司令部十九年度办理共案分类一览表》“省委类”一栏内,冯任留给敌人的只有“王亦吾,即冯任,二十五岁,江西,职业报”寥寥15字。冯任用自己的生命保卫了党组织的安全,实践了他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誓言。

1930710日,冯任被敌人枪杀,年仅25岁。


这位平凡的革命者,既没有惊天动地之举,也没有叱咤风云的业绩,却有着惊人的革命毅力和卓越的组织领导才能,他总是在危难之际挺身而出。

同志们!这个伟大工作,俟诸异日吧,我已有这个计划,只要我的头,还在颈上!”冯任烈士发出的,决不是停留在嘴上的豪言壮语,这是对信仰的忠诚,是一位共产党人发自灵魂的告白。

冯任用他短暂的一生表现了一位共产党员坚定信念、坦荡无私、无所畏惧的胸怀和高尚的共产主义情操。这些高贵品质至今仍闪烁着时代光辉,将永远值得我们每一位共产党员学习。

    
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